藤泽秀行

时间:2015/12/14 14:42:28 责任编辑: 来源: 点击:

 提起现代的中国围棋,就不能不提起藤泽秀行。秀行先生曾先后11次自费组织日本棋手到中国进行棋艺交流,为中国围棋的发展起到了极为重要的推动作用。他那种博大的胸襟和超凡的人格魅力早已超越了国界。这种博爱无私的大家风范就是被人们所津津乐道的“秀行风范”。毫不夸张地说,“秀行风范”整整影响了几代中国棋手。  

  秀行先生的“中国情结”始于1982年“秀行军团”的首次访华。在此后的二十年时间里,他候鸟般地往返于两国之间,切磋棋艺,交流情感。秀行先生是公认的中国棋界受益最多的外国棋手。从当年的聂卫平、马晓春到如今的常昊,无不得到其精心指导。这也就使得擂台赛时,不少人称秀行帮中国队打败了日本队。对此,他一笑置之,并称“艺术是无国界的”。的确,在秀行先生看来,只有中国棋手强大了,日本围棋的强盛才有意义。由此可见,秀行先生追求的并渴望实现的是棋逢对手,互相促进棋艺,向更高水平发展的局面。可以说,秀行先生对中国围棋发展所作出的贡献是不可泯没的,也是永远不会被遗忘的。在1999年4月,秀行先生的引退仪式上,中国棋院院长陈祖德九段代表中国棋手献上了书有“师生情”三字的字画,上面签满了中国棋手的名字。在笔者看来,这三个字是对秀行先生多年来为中国围棋发展所作出的贡献的最大肯定。

    在我的眼里心中,秀行老师不是一个完人。作为棋手,他是可敬的;作为丈夫,他是可叹的;作为父亲,他是可怨的;作为男人,他是可爱的;作为长辈,他是可靠的;作为朋友,他是可信的。这是已回国定居的孔祥明八段即将发表在尚未出版的今年3月号《围棋天地》上题为《我看秀行先生》一文中说的话。即便在日本,像孔祥明这样和日本名誉棋圣藤泽秀行有着如此深厚交情的棋手也不多,从1982年藤泽秀行率领“秀行军团”访华至今,秀行先生一直和孔祥明私交甚笃。1991年孔祥明携子赴日后,每周都要上秀行家拜访,这种习惯一直到她去年回国时为止。
作为人们熟悉的一面,秀行先生热爱围棋超越国界,他曾12次自费组织“秀行军团”访华,中日棋手藉此进行了大量的对局交流。对待有才华的中国棋手,晚上秀行还要将其叫至饭店进行指导,当年就曾有过藤泽一人和聂卫平、马晓春连夜进行一对二的指导棋的往事。巨额的费用,无私的帮助,这一切只有秀行先生才做得到。秀行一生豪爽大方,行侠仗义,嫉恶如仇。孔祥明离婚后赴日,第一份工作是秀行帮她找到的;后来她的儿子孔令文也去了日本后,第二份工作也是秀行提供的。而且,孔令文从学棋到打上日本棋院职业初段,秀行先生也出了大力,就是日本高手想进也进不去的秀行研究会,秀行先生一定要让孔令文参加。孔令文参加入段考试那几天,秀行不时叫其学生去观战,然后将进程告诉他,那一趟往返就需要4小时。秀行先生的乐于助人有时到了孔祥明也要打抱不平的地步,只要有朋友相求,秀行就会出手相助,有时还自己借钱帮朋友还钱。而实际上,秀行自己的事都忙得一塌糊涂,还有他这一生简直就没富裕过。秀行先生还嗜爱读书,每晚入睡前必然要读会儿书,他说:“只有修养与境界提高了,视野和心胸才能开阔,这点在下棋时尤为重要,做人亦如此。”在书法上,秀行拜师学艺,如今也是棋界一书法大家了。最能体现秀行性格的一件事莫过于对待老聂的态度上了,以前秀行对老聂偏爱器重,私交甚好,但聂孔婚变后,秀行先生见了老聂的面竟连招呼都不愿打了!然而,秀行先生不为人知的一面也同样鲜明突出。年轻时的秀行先生不仅赌债累累,而且感情债也沉重不堪,风流潇洒后总会留下麻烦,而他又不是那种不负责任之人。于是,三年不归家,连一封信也不给家里捎回,但焦头烂额之时再带着和别人一起生的孩子回来的极端之事都有过,以至于他有时糊涂到自己究竟有几个孩子,孩子都有多大都搞不清楚。不仅如此,秀行自年轻时就养成的赌性到了年老也不曾改变,每个周末必定是赛马场上的忠实赌客,不管严寒还是酷暑,而且名为锻炼身体,好在现在他学会了节制,输完筹码就打道回府,不再豪赌狂赌,否则其欠下的债务一生也还不尽。风流、嗜赌,秀行先生的确算不上一个好丈夫和好父亲。而这一切,要不是秀行有一个宽容大度、坚毅忍耐的夫人,不说秀行还曾患过两次癌症(一次是胃癌,一次是淋巴癌),就是一如既往地那样生活下去,秀行也断然活不到今天。在他离家不归的三年里,秀行夫人拼命学习花道,成为日本花道一大名流,以教花道挣的钱来养活自己和孩子。而且,对待秀行带回来的孩子,她均一视同仁,以至今天,这些长大了的孩子对他们的母亲都非常亲热。  孔祥明为此叹道:“我很敬重、感激秀行老师,但我最爱戴的却是秀行夫人!”
    秀行先生现在最喜欢的一幅字是“无悟”,当人大彻大悟时,即到了“无悟”境界,这大概是秀行对自己一生的总结。


上一篇:曹薰铉
下一篇:吴清源

最新更新

视觉焦点